本報駐美國記者 劉平《中國青年報》(2014年12月13日03版)
  12月11日,美國中央情報局在其總部舉行了歷史上首次電視新聞發佈會。約翰·布倫南局長幾乎全盤否認了兩天前美國參議院所發佈的“酷刑報告”對中情局的指控。但有評論稱,這種辯解無助於平息外界的批評,也難以贏得支持者的肯定,因為報告中披露的那些行徑無可駁辯。
  美國參議院9日公佈了一份528頁長的報告摘要,披露了“9·11”事件後,中情局利用水刑、剝奪睡眠、性侵威脅、模擬處決等殘忍手段,試圖從恐怖嫌犯口中獲取情報。報告原文長達6700頁,是參議院情報委員會花費5年時間根據600多萬份內部文件整編而成的。外界認為,報告中的關鍵結論是:中情局使用酷刑並欺騙總統及公眾,使該機構乃至美國政府再次陷入嚴重的道義與信任危機。
  為反擊此報告,布倫南11日在位於弗吉尼亞州北部蘭利地區的中情局總部罕見地舉行了記者會,指責該報告“有問題”,“帶黨派偏見”且“令人沮喪”。他拒絕承認所謂的“強化審訊技術”構成酷刑,強調中情局從未誤導、欺騙民選官員和美國民眾。相反他認為,這些審訊手段為美國化解更多的恐怖襲擊、為逮捕“基地”組織成員提供了有價值的信息。
  布倫南以鮮活地描繪“9·11”襲擊的悲慘場景開始了這場45分鐘的新聞發佈會。他指著大廳紀念牆上代表因公殉職的111名中情局特工的111顆星強調稱,中情局是忠誠的“愛國者”。
  布倫南指出,雖然中情局當時可能還未準備好面對“9·11”事件後的新挑戰,但中情局所採用的“強化審訊技術”得到了時任美國總統小布什的批准,中情局只是在執行上級命令。而且,該機構內部評估報告認為,在審訊中對在押人員使用“強化審訊技術”後,的確能得到有助於阻撓恐怖襲擊計劃、抓捕恐怖分子和拯救美國民眾生命的情報,它對美國掌握“基地”組織的情況至關重要,對美國當前的反恐行動仍有幫助。
  布倫南承認,一些中情局官員在這些審訊中採取了一些“令人厭惡”的手段,這是錯誤的。但從全局看,參與這一項目的絕大多數中情局官員忠實地履行了職責,其行動符合法律和政策。作為聯邦政府機構,中情局也已經從這些錯誤中吸取了教訓。布倫南拒絕將這些令人髮指的行為稱為酷刑,表示“將怎樣描述這一行為的權利留給其他人”。
  此前,美國總統奧巴馬已對此表示承認。奧巴馬在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的報告出台後表示:“報告中寫到的一些手段比較殘酷,正如我此前所說,我認為這已經構成了酷刑。”奧巴馬後來似乎想收回這一說法,他在9日的一份書面聲明中表示他早已下令“明確禁止酷刑”,但他並未表示美國曾實際使用過酷刑。
  《紐約時報》分析稱,布倫南的這一表態,與其2009年任美國反恐中心主任時的態度相反。當時布倫南表示,嚴刑逼供的方式背離了美國的理想,水刑等手段與美國所秉持的價值觀也水火不相容。布倫南之所以此時採取拒絕承認的態度,是因為中情局當前有數百名官員曾參與以“強化審訊技術”追剿“基地”組織成員的項目。
  在發佈會上,布倫南對報告所採取的調查方式也提出了質疑。他表示,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為這份報告作出了巨大努力,但可悲的是,該委員會沒有採用與中情局人員直接接觸的方式,沒有要求任何中情局人員進行面對面地交流,“僅通過查閱那些全部由中情局提供文件的方式,失去了真正理解當時情況的機會,因為這離開了當時的背景”。
  布倫南反對最激烈的,是報告中關於中情局誤導欺騙美國總統和民眾的推斷。布倫南稱,儘管項目有“瑕疵”,但中情局從未有計劃有步驟地故意誤導總統和民眾。
  對於布倫南在新聞發佈會上所言,一些民主黨議員立即進行了反駁。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黛安娜·範因斯坦在社交媒體推特上發表實時評論稱,該報告的腳註就有3.8萬個,而不是“挑三揀四”。中情局、聯邦調查局、美國國家安全局等許多聯邦政府部門幫助保護了美國的安全,但酷刑不會增加美國的安全。
  範因斯坦還指出,布倫南表示“不可能知道嚴厲審訊方式是否與中情局從恐怖嫌犯那裡獲得的情報有直接關係”,但報告已經顯示,中情局在使用酷刑前就已掌握了關鍵的情報信息,“強化審訊技術”與找到本·拉登的情報無關,而且,“布倫南所說的‘有用信息’,並不構成採取‘嚴厲審訊技術’的法律政策基礎”。來自俄勒岡州的民主黨參議員羅納德·威登也稱,布倫南所言是“中情局內部存在的那種誤導習性”的繼續。美國一家新聞網站評論文章稱,布倫南的辯解是“被扭曲的”。在美國國內對此事沒有達成大致共識的情況下,布倫南對一個許多人認為“無可駁辯”的事實作出辯解,既討好不了批評者,也難以贏得支持者的掌聲。
  曾擔任過中情局長的老布什總統發表聲明稱,他重申對中情局的信心,感謝從事使美國更加安全的中情局人員。奧巴馬總統也表示,對於中情局所做的艱巨工作,外界不應該在事後“過於故作高尚”。
  布倫南認為這份報告出台有民主黨進行黨派鬥爭的考慮,有分析表示認同。一方面,這可能是民主黨在中期選舉慘敗之後的一次政治報複,以回擊共和黨在國家安全問題上對民主黨的攻擊,通過翻小布什政府時期的酷刑舊賬提醒美國選民註意共和黨人對美國基本價值觀的侵害。另一方面,此舉還可能是民主黨為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所做的“局”,意在打擊共和黨的可能候選人、小布什總統的弟弟傑布·布什,並爭取阿拉伯裔和伊斯蘭教派選民。有評論指出,“虐囚”演化為“黨爭”,真相卻成了陰影里無人關註的配角,這是美國的悲哀。
  儘管布倫南強調中情局已經中止了類似的嚴厲審訊活動,但他在新聞發佈會上沒有做出任何保證。布倫南稱,“此事的決定權在美國的決策者手中。”
  本報華盛頓12月12日電  (原標題:中情局局長百般辯解“酷刑報告”)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qy69qyflf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